<th id="vrhfp"><progress id="vrhfp"></progress></th>

        <em id="vrhfp"></em>
        <listing id="vrhfp"><thead id="vrhfp"><listing id="vrhfp"></listing></thead></listing>
        

        <em id="vrhfp"><big id="vrhfp"><listing id="vrhfp"></listing></big></em>

        <nobr id="vrhfp"></nobr>
        <video id="vrhfp"></video>

        更多菜單
        新聞內容

        生物天然氣戰略定位亟待明確

        為推動農村沼氣轉型升級,創新農村沼氣項目建設和管理模式,促進可持續發展,從2015年開始,國家發改委和農業農村部(原農業部)每年投資20億元,連續3年在全國聯合開展農村沼氣轉型升級試點示范,先后支持了64個規?;锾烊粴庠圏c項目和1400多個規?;笮驼託夤こ添椖拷ㄔO;2019年10月,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農業農村部等10部委聯合出臺了《關于促進生物天然氣產業化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由此燃起了社會各界對沼氣,特別是生物天然氣的“熱情”,不少央企、國企和行業龍頭企業紛紛加入到生物天然氣工程投資、建設和運維行列。

          期間,各地堅持把生物天然氣項目建設作為推進畜禽糞污、秸稈、尾菜、餐廚垃圾等農業農村有機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發展生態循環農業,建設美麗鄉村的重要抓手去謀劃推動,取得了較好成效,積累了一批有價值、可推廣、可復制的成熟技術模式。同時,拓寬了清潔能源供給渠道,實現了有機廢棄物的資源化利用,推進了生態循環農業區域化和全產業鏈發展,提升了技術裝備水平,推動部分地區出臺了一批優惠政策和創新了有地域特色的運管機制。但同時,受后續政策未及時跟進等因素影響,也出現了部分項目未達預期等問題。

          新政策出臺一年多 行業發展未達預期

          《指導意見》給生物天然氣行業打了一劑“強心針”。表面上看,相關部門似乎已在生物天然氣發展上取得了共識,生物天然氣從業人員也熱切期盼《指導意見》中提出的各項目標能進一步明確、編制的專項規劃能按時出臺、涉及的相關政策能真正落地。但從一年多的實施結果來看,效果不太理想,不僅業內期待的沼氣及生物天然氣產品后補貼、工程建設用地、沼肥補貼等各種政策未能出臺或落地,就連原有的沼氣預算內基本建設投資專項也被整合掉了。

          同時,沼氣及生物天然氣工程由于涉及原料收儲運和預處理、沼氣生產和提純生物天然氣,以及沼氣、沼渣、沼液(“三沼”)綜合利用,產業鏈較長,生產、運維成本較傳統能源更高,在沒有政策性補助的情況下,市場化商業模式難以建立起來,所以企業和社會資本無法從中獲利,也使得沼氣和生物天然氣工程運維困難。

          農業農村部曾在2019-2020年對2015-2017年國家發改委和農業農村部共同組織的沼氣轉型升級試點項目中的64個生物天然氣試點工程進行了普查,結果發現在取得一定經驗與成就的同時,面臨的問題也不少:建設進度偏慢,仍有近一半的項目在建或根本未開工;部分項目投產后遭遇產業結構調整、環保禁養拆除等影響,以及受制于發酵原料大量短缺,無法保障正常運行;個別項目因產品沒有出路而被迫停運??傮w來看,大部分項目運行和效益沒有達到預期效果。

          四大掣肘制約行業發展  戰略定位常年模糊

          生物天然氣多年發展不太理想,究其原因,主要有四方面問題:一是國家對包括沼氣及生物天然氣在內的生物質能的戰略定位不明晰,業內對生物質能似乎有一種偏見,將沼氣及生物天然氣定位在單一的能源功能,而忽視了其生態、環保和社會作用,總是用傳統的能源思維對待;二是其產業鏈較長,涉及環節眾多,特別是上游原料收儲運和下游“三沼”產品消納銷售相對光伏、風電要復雜得多,前者是一條長線,線上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會導致“斷線”,后者則是點對點,相對簡單得多;三是農村地區基礎設施建設滯后,沼氣和生物天然氣建設、輸配、運維、服務幾乎都要從“零”做起,而各項成本也基本由企業和農戶承擔,影響了企業和農戶的建設使用積極性;四是對現階段生物天然氣工程規模的定位有過度追求“高大上”的傾向,特別是在農業產業小而散、基礎設施落后的情況下,原料的收集能力和成本直接影響生物天然氣工程運行和效益。如在運行不太理想的生物天然氣工程中,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收集不到足夠的原料,或收集原料的成本高到無法讓工程盈利,導致企業不愿再繼續投入和運行。

          要解決上述問題,筆者建議:首先,要重新確定沼氣及生物天然氣的定位,明確其更主要的功能是有機廢棄物(包括工農業、城市固體垃圾和污水、餐廚垃圾等)的資源化循環利用、生態環境保護、人居環境改善,其能源功能應退而次之;其次,應將包括沼氣及生物天然氣在內的生物質能納入國家能源發展戰略中,并給予足夠的重視和支持,而不只是“掛在嘴上、寫在文件中”,卻在實際操作中以種種理由“區別”對待;再次,要正視現階段我國農村特點和農村生活習慣,燃氣和熱利用仍是重要的能源消費需求,不能一味強調發展各種電力、補貼各種電源,應在相關能源發展規劃中適度重視農村生物天然氣利用;最后,應制定和出臺有利于沼氣及生物天然氣工程可持續高質量發展的政策,這些政策應具有普惠性,是長期持續穩定的、可落地可操作的。要充分考慮到生物質能原料分散且密度低、超長產業鏈現狀、農村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差等情況,而不是一味地強調項目的市場化、商業化和投資回報率。

          再迎新發展契機  需耐心穩步推進

          近日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意見》(即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以下簡稱《意見》)提出,實施鄉村清潔能源建設工程,并首次明確指出推進燃氣下鄉,支持建設安全可靠的鄉村儲氣罐站和微管網供氣系統。這給相關行業提振了信心,甚至有人提出生物天然氣行業又迎來“第二個春天”、開啟了“沼氣元年”。的確,從大的宏觀政策環境來看,業界有理由期待生物天然氣行業將迎來爆發式發展,并對此持較樂觀的態度。

          但同時,必須冷靜地面對一些現實:沼氣及生物天然氣行業缺少頂層設計,定位不準確,沒有清晰的規劃目標,行業管理仍處于“九龍治水”的局面。而且,出臺的政策要么可操作性差,要么不可持續,要么具有歧視性,很難惠及行業本身。如業內長期呼吁的將以往政府對工程建設的投資補助改為對后端產品的補貼政策、對沼氣發電和生物天然氣入網全額保障性收購的政策、沼氣及生物天然氣工程用地用電優惠政策、沼肥作為有機肥的補貼政策等,雖然體現在相關文件中,但在執行中卻“只聞其聲不見其影”,甚至很多時候被后端能源企業“無情拒絕”,產品無法消納,使得沼氣及生物天然氣生產企業難以盈利。

          此外,發展生物天然氣,不僅可以增加天然氣供應、增強能源安全保障水平,還具有加快替代農村散燒煤、規?;幚碛袡C廢棄物、保護生態環境等意義。因此,必須先改變觀點認識,不能僅從經濟角度來看待行業發展,還必須從產業發展的高度來對待生物天然氣。同時,要從完善農村基礎設施入手,以“功不在當代”的歷史耐心,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因時制宜、因事制宜地穩步推進沼氣及生物天然氣產業發展。

          在鄉村振興戰略和高質量綠色發展的大背景下,在全社會更加關注“三農”的情況下,人們定會對生物質能、沼氣及生物天然氣有新的認識,這將為沼氣及生物天然氣發展營造好的環境。生物質能是一種“零碳”能源、能為“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作出更大貢獻已成為共識,沼氣及生物天然氣的未來發展可期,但并不是爆發式發展,而是循序漸進、可持續的發展。
        97人妻碰碰免费_在线亚洲欧美专区免费_人妻 视频二区 视频一区_亚洲阿v天堂网2019无码